林姨娘见屋里的人被稻花几句话就说得默不作声了,心中发急,只得自己硬着头皮说道:“大姑娘,只是两个名额而已,小王爷那么尊贵的身份,要办成这事,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。”

听到这话,颜致远立马回过神来:“就是啊,这对小王爷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呀,没你说的那么严重!”刚刚差点被稻花这个妮子给绕过去了。

“呵~”

稻花嗤笑了一声:“既然你们说得如此轻描淡写,不如自己去书院求名额?”说完,也不看这两人,转头看向颜致高:“爹,你觉得呢?”

她是可以斩钉截铁的拒绝两人,可这样的事凭什么由她一个小辈来做,凭什么她来得罪人?这两个人一个是便宜爹的弟弟,一个是他的妾室,不是该他来管吗?

颜致高眉头跳了跳,看着期盼的望着自己的弟弟和妾室,拒绝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。

之前他没阻止两人,也是希望文杰和文彬都可以去望岳书院读书的,这里面虽有他的一些私心,可从长远来看,这是利于家族发展的。

颜致高看了看妻子身旁神色自若的长女,眸光闪了闪,小王爷只给了三个名额,而且名额还特意指定了文修三个,应该是和长女有关吧?

见便宜爹看着自己,稻花没有任何心虚的回视了过去,笑道:“父亲,开口求小王爷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你吩咐,女儿照办就是,只是如此一来,小王爷怕是会觉得咱们颜家得寸进尺,欲壑难填了。”

闻言,颜致高神色一变,当即拍板道:“文修、文涛、文凯去书院读书的事就这么定了,谁也不要再多说其他的了。”

“老爷!”

“大哥!”

林姨娘和颜致远齐齐惊叫出声。

颜致高